图文:用“第一资源”激活“第一动力”

湖北日报   2018-04-26

湖北日报讯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肖擎

访谈嘉宾

窦贤康

武汉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提要

■在吸引高水平人才方面,我们的广阔疆域和丰富资源,我们的文化吸引力以及经济的不断发展,都是我们的“资本”和“底气”。

■对有本领的人,要通过科学完善的制度尊重他们,让他们有归属认同、价值认同和文化认同。

■过去很流行的一个说法是“筑巢引凤”。但有的时候,把楼盖好了,可能还是引不来凤。我们更要重视“引凤筑巢”,变被动为主动,把凤凰引来后,为他们量身打造适合他们科研教学需要的平台,围绕人才这个第一资源配置其他资源。

■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府、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相互支撑、良性互动,才能构建高效完善的协同创新格局。

党的十八大以来,不论是重要会议还是地方考察,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创新的重要性,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奋进新时代,如何更加激发创新这个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向更多的领域并跑、领跑,要怎么把握创新规律,找到正确的方式?近日,就相关问题,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专访了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院士。

“第一动力”真实而迫切地摆在中国面前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今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也明确提出,“创新驱动是国策,只有新旧动能真正实现历史性转换,中国才能真正强大起来。”在当今中国所处的时空方位中,我们如何理解这个“第一动力”?

窦贤康:今年全国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讲,“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非常深刻。

从历史的长河看,人类文明,尤其是物质文明的巨大进步,都是巨大的创新带来的。科技革命总是能够深刻改变世界发展格局,这是历史反复证明了的。历史上一些国家抓住科技革命的难得机遇,实现了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迅速增强,综合国力快速提升。

比如18世纪改良型蒸汽机等重大发明,成就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使英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后来的德国、法国,又很快成为欧洲的创新中心和经济强国。美国用电气化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后不断实现超越,最终坐稳世界头把交椅。二战后,美国更是在全球网罗人才,引领全球科技创新,催生了一个又一个新兴产业,大幅增强了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

我在武汉大学2017届学生毕业典礼致辞中说,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民族比中华民族对发展科技有更迫切的期望。这是我个人非常深刻的感受。科技落后曾使得近代中国不断地遭受外族凌辱,国家几将灭亡。落后就要挨打,那是血淋淋的教训。

40年来,改革开放顺应了中国人民要发展、要创新、要美好生活的历史要求,契合了世界各国人民要发展、要合作、要和平生活的时代潮流。

过去,我们经济体量小的时候,模仿别人,别人也不在意,总量不够,给别人造成的影响也比较小。但现在我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大国和贸易大国,但经济规模大而不强,经济增长快而不优,科技发展水平总体不高,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格局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前段时间,美国对中兴公司采取制裁措施,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信息产业链的深层问题:部分核心元器件无法自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强调科技创新的重要性,多次有针对性和前瞻性地提到,要掌握核心技术,并指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而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创新这个“第一动力”就这样真实而迫切地摆在中国人民面前。

习近平总书记讲,“不创新不行,创新慢了也不行。如果我们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第一动力”的“第一”,正是在思想层面揭示了这种极端重要性,在现实层面也正在成为很多领域的自发行为。

“创新兴则国家兴,创新强则国家强,创新久则国家持续强盛”,这个道理从未改变,把握住了,持续下去,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有坚实基础。

并跑、领跑,是华丽的,又是艰难的

记者:2014年,在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科技整体水平大幅提升,一些重要领域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某些领域正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转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成为全球瞩目的创新创业热土。您作为长期从事中高层大气理论、观测与实验综合研究的科学家,作为高校校长,怎么理解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的深刻转变,这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和启示?

窦贤康:跟跑,就是你和别人还有差距,处于跟在别人后面跑的地步;并跑,就是经过一段时间打拼,进步了,可以和别人齐头并进了;领跑,就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努力后,超越了对手,处于领先的地步。

当前,我国的数字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正在引领世界潮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发展,一些重要领域已跻身世界前列,某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跑、领跑阶段,正处于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的重要时期。

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转变是怎么得来的?“人才是第一资源”。能够实现这一历史性转变,我们有体制优势、市场优势、劳动力优势、资本优势等,关键是因为我们有非常好的人才队伍。人才是创新的主体,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经过40年的人才队伍建设,我们的人才资源从数量上质量上实现了从“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的转变。例如,中国国际科技论文数量已连续多年排在世界第二位,且迅速向世界第一进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渴求人才”。一语道破了人才工作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内在联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创新问题时多次引用一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能实现转变,还因为我们有持续不断的努力和积累。上世纪80年代,对4位科学家提出的《关于跟踪世界战略性高科技发展的建议》,邓小平同志作出重要批示:“此事宜速作决断,不可拖延。”党中央、国务院果断决策,于1986年3月启动实施了“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也就是“863计划”。那时候,我们还不是并跑、领跑,而是瞄准跟踪,意思就是不要被别人甩得太远,定位是非常实事求是的。正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和积累,创新才释放出了引领发展的雄浑力量。

现在,比如我们的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连美国人都认为是一项里程碑式的工作。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研究团队的核心成员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他们想解决的是目前自然科学最前沿的问题。通过努力,他们完成了卫星计划,也在国际最好期刊上发表了文章,这都是开始领跑的表现。

我自己是搞激光雷达的,过去也是跟着别人做,做了五六年,后来发现可以把量子技术结合到中高层大气探测里面来。我们做出了国际上第一台大气探测量子激光雷达,在探测性能、仪器稳定性、造价等方面与美国同类设备相比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这些进展都有赖于过去我们在这个领域的长期积累。人才上去了,在这个领域的研究深入了,才能有领跑的条件和能力。

对有本领的人,通过科学、完善的制度尊重他们

记者:科技创新向更多的领域领跑,要破解哪些深层问题?怎么把握创新规律,找到正确的领跑方式?

窦贤康:科学技术是世界性的、时代性的,发展科技必须具有全球视野,把握时代脉搏。

当前,国家对战略科技支撑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需要科技创新为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提供有力支撑。这些亟待战略科技创新支撑的建设领域,就是我们要集中力量攻克深层问题并领跑的领域。

首先,有强大的人才支撑,才谈得上领跑。当前,中国已经具备很好的条件和基础。我们还要不断培养年轻人,保证送出去的人才能回来。同时,通过国际交往,真正吸引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到中国工作。在吸引高水平人才方面,我们的广阔疆域和丰富资源,我们的文化吸引力以及经济的不断发展,都是我们的“资本”和“底气”。只要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寻觅人才求贤若渴,发现人才如获至宝,举荐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尽其能”,在用好“第一资源”,激发“第一动力”上,中国一定会是有卓越表现的国家。

其次,有持久的文化涵养,才谈得上领跑。过去,比如我们做汽车,一个总工程师把汽车集成起来,在评价和奖励上就会得到突出承认。当然,集成很重要,但同时也要看到,核心的、关键领域的攻关者,经过长期努力,做出和国外同样水平甚至超越性的研究成果,更应该得到承认。让那些在科技进步方面做出最核心贡献的人得到应有的尊重,这是最关键的。

第三,有完善的管理制度,才谈得上领跑。对有本领的人,要通过科学完善的制度尊重他们,让他们有归属认同、价值认同和文化认同。唯才是举,唯才是用,科技创新的群体才能不断有创新的动力,才能给真正谋创新的人一个好的工作环境,才能开创人才辈出、人尽其才的新局面。

“引凤筑巢”,变被动为主动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我们要推动营造科技创新的生态“小气候”,增加我们的虹吸力。高校作为汇聚高水平人才、学科、科研成果于一体的知识高地,如何更好地营造这种“小气候”,增加虹吸力?武汉大学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谋划?

窦贤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培养出一流人才的高校,才能够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办好我国高校,办出世界一流大学,必须牢牢抓住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这个核心点”。因此,高校营造科技创新的生态“小气候”、增加虹吸力的核心就是人才,就是要围绕人才营造科技创新的生态“小气候”,把人才工作放在学校发展的首要位置,确立人才资源开发的优先地位。

我是2016年底到武汉大学来的。去年,学校在人才队伍建设上取得了很大进步,在院士、杰青、优青、长江学者等“国字号”人才队伍方面,我们排进了全国第六,和往年比有大幅度增长。高校要增加对人才的虹吸力,有几点是要把握的:

第一,领导要真重视。领导的作用在哪?就是创造尊重人才的文化。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环境好,则人才聚、事业兴;环境不好,则人才散、事业衰。”人才能否落地生根,能否释放和激发活力,关键在环境,核心在文化。

作为大学校长,我体会,做好人才工作最重要的是要大力营造尊重学者、尊重学术的校园文化,让人才有归属认同、价值认同和文化认同。人才的高度决定大学的高度!武汉大学把2017年定为“人才强校年”,希望加大优秀人才培养引进力度,把2018年定为“学生为本年”,也要开展“老师为本年”。要突破观念和机制上的障碍,采取系列超常规举措,建立以人才为先导和核心的资源配置机制,做到“四个优先”:人才经费优先投入,物理空间优先提供,研究生指标优先保障,人才住房优先解决,尽全力为各类人才创造好的条件和氛围。

第二,要打造比较好的公共平台。这是国际上一流大学的通行做法。高校在科技创新领域,一定是吸引最优秀年轻人工作的一个重要单位。把大型的公共服务平台、大型的设备建设好,使人才来了能有基本的,甚至世界水准的平台,这也是非常关键的。

武汉大学目前拥有2个国家高端智库、2个国家协同创新中心、3个多学科交叉研究院、4个全国排名第一学科、5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可为各类海内外人才提供一流的发展平台。

过去很流行的一个说法是“筑巢引凤”,但有的时候,把楼盖好了,可能还是引不来凤。我们更要重视“引凤筑巢”,变被动为主动,把凤凰引来后,为他们量身打造适合他们科研教学需要的平台,围绕人才这个第一资源配置其他资源。总的来说,大学要发展,先要搞清楚人才在哪里,引进来,再谈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这样才能把科学研究和学校的目标比较好地结合起来。我们希望把最优秀的人才吸引到武汉大学来,让他们在这个美丽的校园里实现他们美丽的梦想。

处理好上中下游几个关系

记者: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大学调研科技创新时讲,“要充分发挥高校人才荟萃、学科齐全、思想活跃、基础雄厚的优势,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面向民生建设大领域,加强科学研究工作,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努力形成更多更先进的创新成果。”我们如何把握高校创新和社会创新的深层联动关系?还有哪些可以挖掘的潜力?

窦贤康:创新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府、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相互支撑、良性互动,才能构建高效完善的协同创新格局。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关键是要建设一支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创新人才队伍。与此同时,要大力倡导创新文化,加快形成有利于创新发展的产权制度、分配制度和人才培养引进使用机制,建立起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激发各类人才的创新活力和潜力。

高等学校是人才培养高地和高层次人才聚集地,是重要的知识创造力量。在知识创造里面,实际上有两类:一类是探索人类未知的领域,一类是和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紧密挂钩的领域。

高校创新,要处理好上中下游的关系。高校要更多地做上游的事情,要克服浮躁和急功近利思想,下决心从源头抓起,在前沿理论和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上实现突破;也要鼓励一些老师去做中游的事情,比如在电子、生物、医学等领域,鼓励通过技术转让来孵化一些高科技公司,引领产业发展。像硅谷的成功很大程度是充分利用了背靠斯坦福等一流大学这一天然优势;下游是更为具体细微的事情,高校创新也离不开这些领域,但不能把过多的精力用于做下游的事情。

无论怎样,随着高校的创新水平越来越高,科技成果越来越多,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科研成果转化成经济力量。武汉大学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牢牢坚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办学方向,坚持人才为先,不断开拓创新,力争在“双一流”建设中站在高处,干在实处,走在前列。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