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赏花节会,到研学亲子体验…十堰斤坪村的美丽经济"进化论"

湖北日报   2018-06-12 07:58:55

“这是花生,那是玉米。两种庄稼种在一起,叫套种。它们一个高、一个矮,是不是像你们和爸爸妈妈‘大手牵小手’啊?”6月5日,十堰市张湾区黄龙镇斤坪村的黄龙一号生态园,53岁的村民张西平被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围在中间,讲解农业知识。孩子们好奇地听着,不时举手提问。

这块地有30多亩,原是一片郁金香花海,如今变成庄稼地,看上去是“老土”了,经济效益却大幅提升。

“咱们村以前就靠赏花经济,现在不一样了,有研学经济、亲子经济、体验经济,百花齐放!”村书记鲍喜武笑着说。

赏花经济的困境

2015年,占地386亩的黄龙一号生态园开园,当年举办首届郁金香赏花节,百亩花海轰动全城:20天花期,共吸引游客16万人次,最多的一天2万多人。

庞大的人流带动全村农家乐发展、农特产品俏销。生态园外不到200米的马路边,一字排开15家农家乐。村民王昌达推着三轮车卖自家产的蔬菜、凉粉,十几天纯利4000多元。

然而,喧嚣过后,斤坪村重归沉寂:赏花,有花期限制,人来人往跟随着花开花谢,在旺季时一桌难求的农家乐,到了淡季几乎无人问津。

村民刘健杰原在十堰市务工,2015年和妻子回村,开了全镇第一间咖啡屋,赏花节期间生意不错,花期结束后难以为继,夫妻俩只得又到市区打工。

眼看周边赏花的景区越来越多,生态园希望差异化发展,在2016年推出灯光节、啤酒节、帐篷节,但大多“雷声大、雨点小”,赚不到多少钱。“这些节会都集中在夏天晚上。从城区过来要40分钟,没有配套的公共交通,市民出行不便,消费习惯也有待培养。”生态园投资方、十堰帝龙旅游开发公司副总经理王雪峰说。

2017年,郁金香依然开得绚烂,节会也能带来一些人气,但王雪峰知道,转型迫在眉睫。

聊出来的灵感

“明知道只是一次游戏,但当我赤脚站在田埂边,跟着导游念起插秧口诀,然后拿着一捆秧苗踩进滑溜溜的水田时,那种感觉很‘触及灵魂’。”2017年,王雪峰的一个朋友到台湾游玩,回来后对一次农场体验念念不忘:游客自己犁田、插秧、管护、收割、打麦子,农场对整个过程收费,一亩地能赚几万元人民币。

王雪峰在那一瞬间“脑洞大开”:“这就是体验经济,就是发展方向!”

她盘点家底:生态园的热带风情馆有200多种热带植物,现代技术农业馆有各种蔬菜花卉,再加上200多亩土地,足以开展各种研学、体验活动,而且,“直接拿来就用,无需二次投资。”

目标人群对准孩子。“我听过一个笑话。老师问:鸡蛋是哪儿来的?有孩子回答:冰箱里的。”王雪峰说,“现在的孩子把《悯农》倒背如流,却分不清水稻和小麦。他们需要补上这一课。”

课程表很快排定,包括郁金香播种、野菜与野草、毛栗子的秋天、落花生、植物工厂等30多门,穿插寻找萤火虫、泥巴大战等游戏。

2018年3月,生态园的研学亲子课堂正式开放。截至5月底,已举办活动120余场,累计接待孩子2万多名。以每个孩子一次消费60元计算,就是120多万元。王雪峰预计,这个板块的收入将来能占到园区总收入的七成。

农活老把式的春天

“这些蔬菜怎么只有根没有土呢?它们怎么长大?”6月5日,离开庄稼地,小朋友们来到现代技术农业馆,一盆盆多肉植物和各种使用无土栽培技术栽种的花果,让小家伙们瞪大双眼,叽叽喳喳地蹦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这个馆的讲解员名叫曾茜,和张西平一样,是斤坪村村民,以前搞过大棚蔬菜种植,“太深奥的东西咱不懂,就给孩子们讲一点最基础的吧。”

络绎来到的孩子,改变着村民的生活。“种了一辈子田,没想到现在成了香饽饽。”张西平说,在生态园打工的村民有50多人,其中一部分做管护、保安、保洁,懂农业技术的做讲解。

他以前担心孩子们对种田不感兴趣,谁知最受欢迎的就是“一米菜园”。这是一块块一平方米大小的菜地,孩子自己种菜,贴上名字,等蔬菜成熟,给他们寄到家里,“孩子们临走时,不知道多期待,拉着我的手说:爷爷,你一定要帮我照看好啊。”

村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村干部却有些担忧。“部分村民的农业技术还行,但语言表达、和孩子互动的能力有欠缺。另一方面,村里接待能力有限,不能完全满足游客需求。”鲍喜武介绍,村里准备组织培训,让村民们多掌握一些沟通技巧和现代农业知识,同时积极发展民宿,打造吃、住、玩一体的休闲农业庄园,“咱们村有生态园,有国家级的犟河湿地公园,游客完全可以住下来玩。到时候,教育+旅游、农业+旅游、生态+旅游,多条腿走路,又快又稳当!”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饶扬灿 戴文辉 通讯员 刘涛)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