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与智慧,无处不在!武当山古建修复探秘

湖北日报   2018-11-02 08:07:04

努力与智慧,无处不在

———武当山古建修复掠影


图为:丹墙翠瓦望玲珑。“武当山古建筑群”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以不负历史、不辱使命的责任感,以对历史、对祖先和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保护好这些珍贵的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和民族瑰宝。”10月30日,秋阳暖照,武当山仁威观文物保护工程项目现场,一块醒目的标志牌悬挂在入口处,上面的文字道出了武当山古建修复的核心理念。


图为:修复前的冲虚庵,这是武当36庵中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庵堂。

武当山古建筑群,始建于唐,盛于明,现存古建及遗址66处,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占地面积20多万平方米。“游客们看到的是飞檐斗拱、彩绘朱墙,在这背后,是文物修复专家精心测绘、反复论证、谨慎施工,最大程度还原历史的努力。”武当山文物宗教局文物修复总工程师任鹏飞说。


图为:修复完成的冲虚庵。腐朽的木结构被替换、加固,彩绘得以全部保留。

“明代水泥”保证原汁原味

正在修复的古建中,名气最大的当属遇真宫。

遇真宫为纪念张三丰而建,遇真即“渴望遇见真人”之意。2012年8月1日,为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遇真宫整体顶升工程启动,山门及两翼琉璃墙体、东西宫门原地顶升15米,至2013年1月16日竣工,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古建筑整体顶升多项纪录:顶升高度最高、一次顶升数量最多、被顶升建筑年代最久远等。


图为:正在修复的回龙观位于武当山浩瀚坡上,是武当山古建筑群“九宫八观”之一。


图为:木匠使用墨斗在木板上做标记。武当古建修复尽可能使用传统工艺。

经过两年多的垫高体沉降观测、基础地质勘察与专家论证,遇真宫文物复建于2016年10月启动。在宫墙修复中,技术人员恢复先祖传统,以糯米浆掺白灰、砂土,调配出“明代水泥”,保证文物的“原汁原味”。“对我们的要求是尽可能复原以前的制式特征、风格手法和材料质地等。”施工方负责人刘艺说,修复古建是桩细活,重建遇真宫的龙虎殿等几座宫殿,已经花了近两年,“原先的构件在拆解时全部编号,现在再一一复位。这里面讲究太多了,一点马虎不得。”

目前,遇真宫文物修复工程已完成90%。


图为:工人用木板对回龙观现存砖墙进行包裹保护。

复制半边桥体修复“断断桥”

距离老百姓最近的,则是仙都桥的修复。该桥在武当山城区,横跨穿城而过的剑河,建于1413年。1935年,拱桥北段遭山洪冲毁,桥面断口23米,被两岸百姓称为“断断桥”。

2016年,仙都桥修复工程启动。方案几经修改,最终确定根据南段桥体结构和拱形弧度,设计北段桥体。看似简单,其实难度很大。“从整体造型到所有细节,都需要完美融合,如果被一眼看出一边新、一边旧,那就是失败。”武当山文物宗教局工程师王旭亚说。


图为:武当山每一处文物修复保护都要经过专家们的精心测绘和反复论证。

拱桥拱顶的一块巨石是一大难点。这块巨石是桥面南北段过渡的关键部分,如同一个扣子,勾住两端。原石已遗落,工程师们先找同样材质的石头,在采石场初步加工,再到现场精细打磨,直到严丝合缝,最终嵌入准确位置。据介绍,这块巨石重两吨,施工时在河道里搭设脚手架,13名工人一同施工,“尺寸、弧度、位置甚至纹理,都尽可能地还原。”王旭亚说。

站在修复完成的仙都桥下,近处拱桥飞跨、河水潺潺,远处白鹭翩翩,三三两两的村民在亲水步道悠闲散步,真有出世之感。


图为:遇真宫修复。老工匠们耐心地借一砖一瓦、一笔一画续写武当辉煌。

“偷梁换柱”杜绝二次破坏

技术人员的努力、耐心和智慧,在武当山古建修复中无处不在。

修复元和观时,有三架大梁出现断裂,梁木本身却并未完全腐烂。专家们精细测绘,开挖大梁,在其中加入钢板,恢复大梁承重能力的同时,保存了屋顶整体结构;修复火神庙墙体时,砌筑全用原材料,新石灰里掺上一些黄土,便呈现出陈旧感;回龙观损毁严重,难以复原,就采取遗址保护方式,控制险情,消除隐患。“使用任何技术手段,都有一个原则,即坚决杜绝修缮给文物本体带来的二次破坏。”任鹏飞说。


图为:目前,遇真宫文物修复工程已完成90%。

据介绍,2017年,武当山特区先后完成仙都桥、元和观西道院修复等6处10个工程,2018年再投资约3亿元,启动回龙观、玉虚宫父母殿、仁威观等8个项目。2017年,湖北省出台《十堰市武当山古建筑群保护条例》,规定毁坏文物最高罚款50万元,为武当山古建又加了一道“护身符”。

五里一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楼台隐映金银气,林岫回环画镜中。这是明代诗人洪翼圣描绘的武当盛景,而今,盛景正逐步再现。

(图/文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戴文辉、通讯员郭军、徐增林)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