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年前"亚洲桅杆"如何架起?一本厂志打开记忆

湖北日报   2018-11-19 21:24:13

pub_CB20181119211800704023_副本.jpg

32年前,我国第一座电视塔在长江之滨、龟山之巅拔地而起。32年前的11月19日,武汉龟山电视塔对外开放旅游。之后数十年,她与长江大桥、黄鹤楼一起成为武汉标志性的美景。

龟山电视塔净高221.2米,海拔标高311.4米,从长江江面到塔顶相对高度280米,曾是亚洲第一高度,被称为“亚洲桅杆”,被湖北省、武汉市评为全优工程,并获冶金工业部全优工程银盾奖。这一“杰出作品”,由驻汉央企中国一冶承建。

见证武汉改革开放历程的龟山电视塔如何建成?11月19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翻看一冶一本厂志,感受到老一辈建设者不畏艰难、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pub_CB20181119211800923012_副本.jpg

蚂蚁啃骨头,历时11个月奠根基

1981年12月6日,龟山电视塔破土动工。

施工的第一道工序是开挖基础坑。这对土建单位来说本是家常便饭,可这一回却成了大问题。要在龟山顶上开挖一个40米见方、10米多深的大坑,场地狭窄自不必说。当薄薄的一层表土被揭开以后,下面露出了坚硬的岩石——必须爆破。

可是,在离基础不到50米远的地方,便是武汉电视发射台。山南是长江大桥,东北边是工厂与住宅区,爆破时不允许飞出碎石。

于是,在这块弹丸之地,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和最古老原始的劳动方法结合在一起,虽然不够和谐,但解决问题。

工程人员采用先进的静态爆破技术崩开岩石,然后工人们用大锤、用撬杠,像蚂蚁啃骨头,整整用了11个月的时间,搬掉了1.4万立方米的土石方,把近2000立方米混凝土浇灌进去,为高耸云天的电视塔奠定牢固的根基。

pub_CB20181119211801095098_副本.jpg

战天斗地,垂直误差仅1/4000

龟山电视塔主要由塔基、塔座、塔身、塔楼、天线桅杆五个部分组成。要在一座突兀的山顶上,树起一座相当于六七十层楼房高的庞然大物,其难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塔身浇灌混凝土关系整个工程成败,而混凝土振捣质量的好坏,看不见,摸不着,全凭振动手们的感觉和经验,但只要漏振一棒,就会出现蜂窝麻面。为了保证振捣质量,一冶筑炉公司挑选技术最棒、责任心最强的职工担任振动手。尽管春寒料峭,振动手们常常脱掉棉衣,钻进只有一尺多宽的钢筋夹层里打混凝土。

塔身工程技术要求高。技术要求中最重要的是垂直度,一般烟囱的垂直度允许误差千分之一,而龟山电视塔允许误差不得超过一千五百分之一。

怎样才能找准中心,保证塔体的垂直度呢?测量队的工程师们反复研究,从日照和昼夜温差变化得到启发,必须找到一个塔体位移值最小的时间进行测量。于是,一连三天坚持24小时连续测量,给出塔体位移曲线图,终于找出了塔体位移的规律。以后就在移值最小的时间段施测,以此指导施工全过程。经有关部门严格检测,塔体垂直误差仅为四千分之一,大大优于设计标准。

17米旋转餐厅,填补国内空白

龟山电视塔在塔体标高111.5米处的塔楼层里,设置了一座旋转餐厅。餐厅直径17米,转一圈整整45分钟,人们坐在那里能360度看风景,成为那个年代十分洋气的消费。

旋转餐厅制造精度要求非常高,其内外角钢导轨的误差不得超过3毫米,否则就与各部位合不了铆。

这种要求使国内一些制造厂望而却步。当时北京一家大型机械厂为制作某大饭店旋转餐厅,仅购买一台型钢煨弯机就花了200多万元。

1985年1月20日,一个由中国一冶9名工程技术人员和生产技术骨干组成的旋转餐厅制作、安装小组成立。38岁的七级铆工汪祥运担任组长。不少技术权威认为,这样高精度的角钢轨道只能用冷弯成型,否则精度难以保证。汪祥运先后设计制作四套煨制角钢胎具,一厘米一厘米地煨,一毫米一毫米地校,终于闯过了制作难关。

1985年9月20日,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制造的电视塔旋转餐厅一次试车成功,填补一项空白。

天线桅杆,吊装定位创奇迹

今天,当你站在远处,仰望龟山电视塔顶端那红白相间的像桅杆一样的天线时,可曾想到这是怎样安装上去的?

也许,你认为那不过是小事一桩。因为从远处看,那天线桅杆比普通电线杆大不了多少。但实际上它却是高44.2米、直径1.6米、重42吨的钢结构庞然大物。天线桅杆位于塔体180米处以上,这样重的东西是怎样吊上去的呢?

担负天线桅杆吊装任务的是中国一冶工业安装公司。这是个吊装工业厂房钢结构的行家里手,吊装电视塔天线桅杆却是第一次。

在设计安装时,大家首先想到用直升飞机吊,这是最现代化的,也是最简便的方法。世界最高的钢筋混凝土电视塔——加拿大多伦多电视塔天线桅杆就是用直升机吊装的。但是,在中国当时还做不到。

有人提出用塔式吊安装。前苏联莫斯科奧斯坦金电视塔就是这么干的。但是,我们的电视塔建在龟山顶上,场地十分狭小。要设立一座230米高(超过塔高)的塔式吊,没有生根之地。即使可以生根,那造价也是很惊人的。

施工队长沈百平与老起重工崔岩仑、贾永林反复研究,提出了在塔内用卷扬机倒装组拼在桅杆底部加配重整体吊装的设想。省工省时,又简便安全,设想被认为是具有独创性的好方法。

1984年9月4日凌晨4时25分,天线桅杆吊装地面指挥崔岩仑一声哨响,四台卷扬机同时启动,天线桅杆在塔体内缓缓上升。漫长的11个小时过去了。下午3点45分,天线桅杆终于从塔体顶端露出头来,人们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早已守候在183米高处塔体筒口上的10多名起重工、铆工、电焊工立即投入到安装航标灯和桅杆平台的工作中。9月6日上午11时40分,天线桅杆终于吊装就位,被牢牢固定在电视塔的顶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夏中华、通讯员周霞

(责任编辑:李艳琼)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